歡迎訪問28心情日志網 您還沒有 登錄 注冊

精選宋詞姜夔《慶宮春·雙槳莼波》

時間:2015-9-9 14:43    閱讀: 1089 次    來源:28心情日志網

精選宋詞姜夔《慶宮春·雙槳莼波》

這首詞雖然有濃厚的傷逝懷昔之情和具體的人事背景,但作者一概不直抒,不明說,只于一路景物描寫之中自然帶出,并將它與懷古之情合并寫來,只覺清幽空靈,蘊藉含蓄。即如郭?所謂“一洗華靡,獨標清?j,如瘦石孤花,清笙幽磬,入其境者疑有仙靈,聞其聲者人人自遠?!?/p>

(紹熙辛亥除夕①。余別石湖歸吳興②,雪后夜過垂虹③,嘗賦詩云:“笠澤茫茫雁影微。玉峰重疊護云衣;長橋寂寞春寒夜,只有詩人一舸歸?!焙笪迥甓?,復與俞商卿、張平甫、鈷樸翁自封禺同載,詣梁溪④。道經吳淞。山寒天迥,云浪四合,中夕相呼步垂虹。星斗下垂。錯雜漁火。朔吹凜凜。卮酒不能支。樸翁以衾自纏,猶相與行吟。因賦此闕,蓋過旬,涂稿乃定。樸翁咎余無益,然意所耽,不能自已也。平甫、商卿、樸翁皆工于詩。所出奇詭;余亦強追逐之。此行既歸。各得五十余解。)

雙槳莼波,一蓑松雨,暮愁漸滿空闊。呼我盟鷗,翩翩欲下,背人還過木末⑤。那回歸去,蕩云雪、孤舟夜發。傷心重見,依約眉山,黛痕低壓。

采香徑里春寒,老子婆娑⑥,自歌誰答?垂虹西望,飄然引去,此興平生難遏。酒醒波遠,正凝想、明擋素襪。如今安在?惟有闌干,伴人一霎。

【注釋】

① 紹熙辛亥:宋光宗紹熙二年(1191)。

② 石湖:指范成大,號石湖居士。

③ 垂虹:即垂虹橋,在今江蘇吳江,因橋上有亭曰垂虹,故名。

④ 封、禺:皆山名,在今漸江德清。梁溪:今江蘇無錫。

⑤ 還過木末:又掠過樹梢。

⑥ 老子婆娑:老夫我對著山川婆娑起舞。

【翻譯】

雙槳劃破長滿莼菜的水波,整個蓑衣淋著松林的密雨,暮靄生愁漸漸充滿空闊的天地。呼喚鷗鳥我愿與它結盟隱逸,它翩翩飛舞似欲降下,卻又背人轉身掠過樹梢遠去。那次歸返吳興,蕩開云霧寒雪,乘著孤舟連夜起程。傷心往事今又重見,依稀隱約的是秀眉一樣連綿的山峰,像青色黛痕低壓著雙眸脈脈含情。

小舟駛入采香小溪,那里正是早春寒冷,老夫我婆娑起舞,獨自放歌誰來回應?在垂虹橋頭向西遙望,孤舟御風引領我飄然遠行,這真是平生難以遏止的豪情逸興!待我酒醒順波舟行已漸遠,我正凝神思念,她耳戴明珠閃閃,足裹裹襪纖纖,如今美人何在?唯有倚眺的欄桿,伴人徘徊片刻間。

【簡析】

本詞寫境空闊清遠,寫情超曠秀逸?!澳撼睢本?,暮靄生愁、漸漸充滿空闊的天地;需要輕靈的天使,故有“呼我”句,呼喚鷗鳥愿與它結盟隱逸,它翩翩飛舞似欲降下,卻又背人轉身掠過樹梢遠去;需要時間的延伸,故有“那回”二句,那次歸返吳興,蕩開云霧寒雪,乘著孤舟連夜啟程。然而種種掙扎皆歸為虛無。過片以“傷心”三句作收束,傷心往事今又重見,依稀隱約的是秀眉一樣連綿的山峰,像青色黛痕低壓著雙眸脈脈含情?!暗蛪骸倍旨词菍ΜF況的凝練概括,自此出下片。采香徑里正是早春寒冷,老子我婆娑起舞,獨自放歌誰來回應?在垂虹橋頭向西遙望,孤舟御風引領我飄然遠行,這真是平生難以遏止的豪情逸興!待“我”酒醒順波舟行已漸遠,我正凝神思念,她耳戴明珠閃閃,足裹素襪纖纖,如今美人何在?詞人不僅有“暮愁”,便呼“盟鷗”,“春寒”亦能“自歌”的灑脫超逸情懷,而且更有“重見”時的“傷心”、“酒醒”后的“凝想”,這種時代賦予他的憂郁感,雖然深刻而又持久,卻正在其一張一弛、一儒一道的天才筆法中得到了緩沖和稀釋。

【賞析】

詞有小序述寫作緣起。它首先追敘了1191年(紹熙二年辛亥)除夕,作者從范成大蘇州石湖別墅乘船回湖州家中,雪夜過垂虹橋即興賦詩的情景。詩即《除夜自石湖歸苕溪》十絕句,“笠澤茫茫雁影微”是其中的一首。當時伴隨詩人的還有范成大所贈侍女小紅,故又有《過垂虹》一首云:“自作新詞韻最嬌,小紅低唱我吹簫。曲終過盡松陵路,回首煙波十四橋?!? 五年以后,1196年(慶元二年)冬,作者自封禺(二山名,在今浙江德清縣西南)東詣梁溪(今無錫)張鑒別墅,行程是由苕溪入太湖經吳松江,沿運河至無錫,方向正與前次相反,同往者有張鑒(平甫)、俞灝(商卿)、葛天民(樸翁,為僧名義?),這次又是夜過吳松江,到垂虹橋,且頂風漫步橋上,因賦此詞,后經十多天反復修改定稿。這次再游垂虹,小紅未同行,范成大逝去已三載。從小序看,這首詞是一首寫景紀游之詞,但從全詞看,則兼有傷逝、懷古、懷人等多重內容。此詞的妙處正在將多重主旨溶成一片,復雜含混,意蘊豐厚。

上片從環境入手,開篇便描繪出一幅凌寒蕩舟的廣闊畫面:飄浮著莼菜的水面,雙槳劃動;松風時送雨點,冷凝在蓑笠上;暮靄漸漸籠罩湖上,令人生愁。起三句“莼波”、“松雨”、“暮愁”,或語新意工,或情景交融,“漸”字寫出時間的推移,“空闊”則展示出境界的深廣,為全詞定下了一個清曠高遠的基調。以下三句繼寫湖面景象:沙鷗在湖上盤旋飛翔,仿佛要為“我”落下,卻又背人轉向,遠遠掠過樹梢。沙鷗親切可愛之情態畢現。因為故地重游,所以稱這些水鳥為“盟鷗”(和“我”有舊交的鷗鳥。)后三句忽爾轉到五年前雪夜蕩舟的情景:“那回歸去,蕩云雪、孤舟夜發”,正是:“笠澤茫茫雁影微,玉峰重疊護云衣……”眼前隱約出現的不又是那重疊蜿蜒的遠山?這是舊夢重溫么?然而當年的人又到何處去了?結句“傷心重見”三句,挽合今昔,感慨遙深?!耙兰s眉山,黛痕低壓”,將太湖遠處的青山,比作女子的黛眉,不是無緣無故作形似之語,而顯然有傷逝懷人的情緒。所謂傷逝懷人,則可能既有對友人范成大的追念,又有對范成大所贈歌妓小紅的想念,而且還似有對合肥情侶的深深思念(正是是年正月,詞人與合肥情侶惜別,已有近一年矣)。朦朧迷離,曲盡其妙。

下片過拍寫船過采香徑。這是香山旁的小溪,據《吳郡志》:“吳王種香于香山,使美人泛舟于溪以采香。今自靈巖望之,一水直知矢,故俗又稱箭徑?!泵鎸@歷史古跡,最易引發人的思古之幽情,“嗟嘆之不足,故永歌之?!薄袄献悠沛?猶徘徊),自歌誰答?!睂φ铡澳腔貧w去”的情景——“自作新詞韻最嬌,小紅低唱我吹簫”,而今老夫對山川歌舞,有誰應答?仍與上片結句傷逝情緒一脈相承。西望是垂虹橋,它建于北宋慶歷年間,東西長千余尺,前臨太湖,橫截吳江,河光海氣,蕩漾一色,稱三吳絕景,以其上有垂虹亭,故名。船過垂虹,也就成為這一路興致的高潮所在。從“此興平生難遏”一句看,這里的“飄然引去”之樂,實兼今昔言之。這一夜船抵垂虹時,作者曾以“卮酒”?寒助興,在他“飄然引去”時,未嘗不回想那回“曲終過盡松陵路,回首煙波十四橋”的難以忘懷的情景。從而,當其“酒醒波遠”后,不免黯然神傷?!罢?正)凝想、明?(耳墜)素襪?!薄懊?素襪”借指美人。曹植《洛神賦》有“凌波微步,羅襪生塵?!薄盁o微情以效愛兮,獻江南之明?”句。這里“明?素襪”所代的美人,聯系“采香徑里春寒”句,似指吳宮西子,而聯系“那回歸去”,又似指小紅。還可能是遠隔千里,年初與自己依依惜別的合肥情侶。其妙正在于懷古與思念之情合一,又不說明,反令人神遠。末三句即以“如今安在”四字提唱,“唯有闌干,伴人一霎”一嘆作答,指出千古興衰、今昔哀樂,猶如一夢,由懷想跌到眼前,收束有力。而傷懷幽怨,余味不盡。

從小序看,這一夜同游共四人,且相呼步行于垂虹橋,觀看星斗漁火,而詞中卻絕少征實描寫。惟致力刻畫在這云壓青山、暮愁漸滿的太湖之上、垂虹亭畔飄然不群,放歌抒懷的詞人自我形象,頗有遺世獨立之感。

宋詞相關文章

深度閱讀

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贵州快3开奖走势图 走 体彩虚拟e球彩 辽宁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幸运赛车怎么玩 极速赛车开奖官网 六个数学家破解双色球 股票软件哪个最好 旧版永利皇宫app 股票大盘今天多少点 pk10如何将100玩到一万